夏日小说网 www.xiarixs.com最快更新桀骜王爷:盛宠医妃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,最快更新桀骜王爷:盛宠医妃最新章节!

    言清瞪着眼睛,被冷墨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......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冷墨玄在她面前拿剑......

    殿上一阵慌乱吵杂,女子的尖叫之后,郑夫人就被人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郑皇后与郑贵妃哭着跟在了御医身后,离开了甘泉殿。

    冷君烨低眉死死的盯着冷墨玄,还有那不留一滴血迹的剑锋。

    似乎他从来都不了解他的这个儿子,他还以为他只是不善言辞,是因为常年呆在异国他乡造成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他可知,在这里出剑,足以当做谋逆罪处置,虽然他没这个意思!

    冷君烨足足盯着他半刻,心中已是起了惊涛骇浪,但最终还开口还是,“玄儿,将剑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郑典是不敢怒不敢言,他是武将出生,他的夫人就跪在他身边......

    刚才玄王出手的动作他竟然都没看清,更别说发觉了!

    这玄王不仅有武功,武功造诣还远远在他之上!难道说,他的儿子的手......

    郑典一想脸色更是惨白,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言清你接着说吧。”冷君烨无奈道。

    被冷墨玄这么一搞,冷君烨语中多了些心力交瘁的滋味。

    而言清也着实吓的不轻,她知道冷墨玄会杀人,但是从未亲眼见过。

    “言清想着,皇后是儿臣的母后,那算来儿臣与郑家也算是有亲戚关系,若是将郑少爷拒之门外,怕是又有人挑拨玄王府与郑家的关系,乃至整个皇家.......”言清有气无力说这,她脑海里一直闪现的是郑夫人的那只耳朵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看,本就不是臣妾妹妹的错,就是那郑昭傲的错。”言珊听言清这么说,得意道。

    本就是她想要将郑家拉下马的,要是把自己搭进去,多不划算!

    “闭嘴!朕让你说话了吗?”冷君烨呵斥道。

    言珊努着嘴巴,满脸不愉快。

    “本王听说郑少爷出事?父皇召我与王妃到此,难不成是怀疑此事与本王妃有关?”冷墨玄对上冷君烨的眼睛,“也是,父皇向来喜欢对受害者施以惩戒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朕何时这样做过?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父皇让清儿说着些是何意思?今日是因为这事才将这些人召来?”

    冷君烨语噎,今日好像不是因为这事,是因为郑昭傲欺压良民,胡作非为之事......

    这都是哪跟哪?冷君烨心烦意乱,“孙括,把东西念一念!”

    孙括闻声走到殿前,将正郑昭傲所犯之罪一一念出......

    他每念一句,那殿下跪着的郑典脸色便白了一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他都已经处理的很好,为何还能被查出?一定是言渊这老家伙干的好事!

    郑典仇恨着转向言渊,果然他低着的脸上正一副戏笑。

    孙括足足念了一个时辰,才将郑昭傲所做之事简洁说出。

    “郑典,你可有话辩驳!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臣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冤枉!这白纸黑字,还说朕冤枉?这上面的每一件事情,难不成不是你那好儿子干的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的郑典孤立无援,不知高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些事情都是那些人自愿的,不是臣的儿子逼迫的,难不成这也是犯罪?”郑典想了半天辩驳道。

    言清翻着白眼,无耻之人.......

    冷君烨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朝着郑典扔了过去,怒气冲冲道,“你当朕是个傻子不成,这种话你说出来不觉得羞耻吗!”

    茶放久已凉,并未对郑典造成什么伤害,只是泼了他一脸的茶水。

    郑典抹去脸上的凉茶,求饶着,“皇上,这些事情也全是傲儿一人干的,很多都是他交友不慎啊!那这总不能把全部罪责怪在傲儿身上啊!”

    “右相,这话也不能这么说,这些事情是你儿子干的就是你儿子干的,难不成他这么大的人还能被人教唆?”刑部尚书终于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全龙城的人都知道,他儿子和郑昭傲走的是最近的,

    郑典这么一说,岂不是将罪责全都转到了他儿子身上!

    这他只有一个儿子,可不能帮郑典的儿子背锅,虽然他在朝廷上是郑典的人,可儿子......

    大不了今日得罪了郑典,他去讨好言渊便是!

    “宋刑,你别血口污蔑,你哪只眼睛看见这些事情是我儿子干的?”

    刑部尚书可不是皇上,他这右相加上国丈的身份可比他高的多了!

    “我是没看见,但是这皇上这儿有证据,我可没乱说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,污蔑本相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一声拍桌子的声音让正在争吵的两人停了下来,畏畏看着皇上。

    冷君烨眼中含火,指着两人的鼻子骂道,“我看你们两个就是把朕当傻子了!这些事到底是谁做的,谁又参与的,难道朕会不知道!朕告诉你们,今日但凡参与这件事的人,朕一个也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皇上明察,臣的儿子没做过这些事情啊,况且那可是儿臣唯一的儿子啊.......”郑典大喊道。

    唯一的儿子!好一个唯一的儿子!

    这是开始威胁他了不成!当真当他这个皇上不敢动右相这个位置!

    “来人啊!给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皇上.......”

    冷君烨正要下旨,皇后娘娘从殿外匆匆跑来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言渊一行人都皱着眉,这女人为何不晚一步进来!

    冷君烨正眼未瞧,“什么事?人还活着就不必在朕面前哭惨!”

    郑昭雪未说话先流泪,“皇上,这一切都是臣妾的错,是臣妾疏于对弟弟的管教,才造成如今这局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关你什么事?你早已......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臣妾早早便嫁与皇上,这十几年为皇上打理后宫,而对年幼的弟弟缺之关心。本教育是臣妾父母之责,但臣妾母亲生育我们子女三人,身体落残,本就有心无力。父亲身为右相,终日为朝廷之事忧心,也根本无心无力管教臣妾之弟。臣妾做为郑家长女,理应负担起教养弟妹,可臣妾却疏忽了......”郑昭雪说着落泪。

    冷君烨无语,这哪跟哪?怎么他处理一个,反倒是他的错?

    郑昭雪话未说完,那郑昭雨便带着十四岁的十二王爷冷墨行进了殿内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夏日小说网 www.xiarixs.com最快更新桀骜王爷:盛宠医妃最新章节。